一个网友的吐槽:从“西方伪史论”在网上大行其道所想到的

不出所料,前段时间我写的那篇《不靠谱的“西方伪史论”》被一群无知的“网上义和团”在下面留言中用流氓式的污言秽语骂了一番。

看了网上的留言,我心里忍不住想笑,这要脑子里进了多少浆糊,才能相信并且理直气壮地把这些不靠谱的“西方伪史论”说的那么言之凿凿呀!本着“宁和聪明人吵架,不和糊涂人说话”的原则,我对这些留言完全选择无视,里面带有污言秽语的直接拉黑就是了。

对于所谓的“西方伪史论”,我在这里就不再逐一批驳了,因为实在是太胡说八道了,都是捡了一些过去俄国人的牙慧,再加上自己对中国文明的不切实际的想象,以及“阴谋论”的一些东西,东拼西凑搞出来这么一套只能自己哄着自己高潮的玩意儿,你如果跟这些人讲道理只能说明你自己是一个欠揍的傻瓜。其实,只要你稍微动哪怕一丁点脑子就会明白,有哪一本严肃的历史学著作或者刊物会说出这些东西来,你就能明白这个“西方伪史论”完全是无稽之谈了。

我所感到奇怪的是另外的事,那就是这套“西方伪史论”能够在很多人当中尤其是在网上有那么大的市场究竟说明了什么?反映出我们当下的舆论场出现了什么问题?

我觉得,“西方伪史论”之所以在当下能够大行其道,大致有如下几个原因:

第一,社会公众对文史知识似乎都能或者说都敢说出个一二三来,这就如同出租车司机都能就国际政治发表一通“高论”一样。这里其实反映的是由于哲学社会科学在很多人看来进入门槛非常低,不像是专业科学技术知识如果没有受过专门的学术训练,你连其中的基本术语都不知道,所以自然不敢妄加评论。但是,真实的情况是,真正的哲学社会科学也需要有相当专业的知识才能准确地把握和理解。就以这个“西方伪史论”所涉及的科学史、文化史、建筑史等专业知识,其实这些知识只有少数人真正了解,其余的人差不多就是中学课本上的那点基础历史知识,对这些专业性很强的东西完全不懂。而现实中有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为了出名或者吸引眼球博流量,罔顾历史事实,故意利用普罗大众对于历史专业知识匮乏这一弱点,大肆制造谣言,利用歪曲的历史故作惊人之语。我印象当中最早接触到“西方伪史论”的东西大概是十几年前,当时有人说是中国的商朝人最早发现了美洲大陆,还言之凿凿地说“印第安”这个词其实就是当地商朝人的后裔问外面的人“殷地是否安宁”。记得当时给我讲这个事的人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但是他对于历史没有深入的研究,所以还信以为真。到了后来,又冒出诸如某新、某河清、某玄识这类妖魔鬼怪来,利用人们的无知无底线地吸引眼球。

第二,有一些人特别热衷于制造和传播具有“独特性”和“颠覆性”的观点,同时对各种“阴谋论”深信不疑,而“西方伪史论”恰恰迎合了这些人的心理需要。如果你注意观察社会,就会发现有那么一种人,这些人自己多少也有点好出风头,不管别人说什么,他总想说出和别人不一样的东西,以显示自己的与众不同。我就记得我有个小学同学,这人从小就喜欢在和别人讲话的时候说出一些惊人之语,看着别人惊诧的目光,他自己感觉十分受用。大约在三十年前,有一次他找到我,跟我大讲他做的生意有多大,然后还神秘兮兮地跟我说,他认识一个军统的老头在峨眉山里隐居,身上功夫十分了得,身边还有一只“老白猿”也跟他一样身手矫健,我听了直想乐。喝了两杯酒他又开始说,当年“严打”的时候被处决的朱国华其实没死,是到刑场被别人顶包了,这里面有个“大阴谋”,我一听这牛吹得太不靠谱了,于是这顿饭之后与他再也不联系了。其实,制造和传播“西方伪史论”的人在个性上与我这个小学同学有的一拼,他们同样也是追求这种“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效果。而且,为了让自己的这套谎话编圆了,大量引入各种“阴谋论”的说法。于是,“埃及金字塔是伪造的”“微积分是中国人发明后传到欧洲去的”之类的东西就这样出笼了。

第三,有些人因为在内心深处对中华文化的极度自卑导致了在表面上对中华文化的过分自信。心理学上有一个规律,一个人在极度自卑的时候,往往会产生一种抗拒的假象,表现为过分夸大自己的自信。中国自从近代以来一直落后于世界,我们的历史叙述当中也将这一段历史叙述为被侵略、奴役的历史以及中华民族的抗争史和奋斗史。今天,中国的发展正在快速地赶上世界的步伐,但是有相当一批人心底里一直对以欧美为代表的西方文明“压着中国一头”耿耿于怀,说到底还是因为自卑,但是由于这些年中国的发展很快,于是这些人就自信心爆棚,觉得终于可以在文化和文明上占上风了。换句话说,我当年和当前还不如你,但是我的祖宗比你强,这多少有点阿Q精神,但是这也是“西方伪史论”的追捧者内心深处的一种写照。

第四,当民族主义成为最大政治正确之后,无底线的极端民族主义言论就会躲在这个保护伞下谋求个人利益。要知道,“西方伪史论”是一种极端民族主义言论,这种言论是很容易在缺乏历史专业知识的人中引起共鸣的,而且这还可以让人觉得这番言论很“爱国”,所以很容易得到流量。要知道,现在的网民平均文化程度并不高,即使有些人受过高等教育,但是对于专业的历史和考古知识所知甚少,很容易在这种“政治正确”的大旗下被煽动起来。最早的那帮鼓吹者是几个知识分子,你说他们不懂历史吗?其实他们都明白,这些人说白了就是“坏”,目的是为了自己剑走偏锋博出位,从而获得实实在在的利益。至于后面跟着学舌的人,有一些是真不懂的,那属于“傻”,当然也不排除有些人同样是真懂,但是为了蹭流量跟着一起鼓噪,这还是“坏”。“西方伪史论”的鼓吹者和追随者堂而皇之地藏身于“爱国”的大旗下,对所有的反驳者一概扣上“洋奴”“美狗”的帽子,这真是“以售其奸”的不二法门。

第五,民粹主义和“反精英倾向”在作怪。在信息爆炸的时代,普通百姓更倾向于接受那些符合自己认知的信息。有一些人出于猎奇或者对主流历史学界的观点持有质疑态度,认为过去的历史叙述当中受特定的政治、文化因素的影响,很有可能有意遮蔽了什么。更有一些人从心底里不认同各类专家,存在明显的“反精英倾向”,觉得专家都是“专门骗人的家伙”,尤其是看到在社科领域某些专家发表的意见被媒体片面化报道和解读之后,更让普通百姓觉得专家们讲的东西违反常识,于是对专家意见更容易变得不再相信。同时,在历史领域由于史料和考古文物的发掘经常会出现对过去已有结论的颠覆,这本来是作为一门科学的历史学研究当中一种普遍的现象,(顺便说,所有的科学都有一个特点,那就是永远没有永恒的结论,只要是科学的结论都承认如果有新的研究成果都可以被证伪)但是被某些人抓住不放,因为某一个结论存疑就一下子否定整个的科学结论的体系大厦,于是在历史学界当中本来就存在的诸如对亚里士多德学术生涯的一些疑点,就成为了“西方伪史论”的所谓“突破口”,让这些人想当然地把整个西方历史的研究予以了全盘否定。

“西方伪史论”在最近一个时期甚嚣尘上,其实反映出了国内舆论场当中存在的一些深层次问题,最突出的表现为以下几点:一是“低级红”“高级黑”时有泛滥。现在有一些人,我承认他们的主观愿望可能是好的,真诚地希望为党和国家的利益发声,但是由于他们的专业素养不够,讲问题说不到点子上,结果最后沦为笑柄,反而帮了倒忙。这里就包括一些对“西方伪史论”深信不疑并且大力鼓吹的人,比如有人把洋务运动时期徐寿、华衡芳翻译的西方数学书籍说成是中国的原创,徐、华两个“汉奸”把我们老祖宗的东西翻译给了外国人,帮助外国在数学上取得了这么大的成就,这就属于非常典型的“低级红”。二是专业人员不愿发声。如果你注意一下就不难发现,在这一波“西方伪史论”的鼓噪当中,没有一个历史学者出来说一句话,这里固然是表明专业人士对这些无知言论的鄙夷与无视,觉得和这些网上的流氓写手进行辩论既失身份又费脑筋,而且到最后很可能不仅无法说服这群人反而可能遭遇网暴。但是,如果我们的舆论场中专业人士长期处于失语状态,各类谣言就很可能会大行其道。最明显的就是有关转基因问题,专业的农业科学家发出的声音实在是太微弱,而且都是用的专业语言,一点也不煽情,结果就是“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结果是那些反转基因的人的声音还是盖过了专家的科普工作。三是网络平台推波助澜。“西方伪史论”的东西这两年之所以盛行,与网络平台有着极大的关系。现在的网络平台对这些在所谓“政治正确”保护伞下的胡言乱语基本上放任不管,反而对一些严肃的文字动辄封杀。结果就是因为这些言论非常能吸引眼球,于是平台就根据算法主动推送,让这些奇谈怪论的阅读量轻而易举就是几万,也让这些造谣者赚得盆满钵满。

要我说,有关方面对这些乱象真的该管一管了,专业的人士也应该勇敢地站出来发声,至于网络平台尤其要尽到社会责任,让全社会上下一起努力,还一个清朗的网络空间。

图片[1] - 一个网友的吐槽:从“西方伪史论”在网上大行其道所想到的 - 万事屋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5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请登录后查看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