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的抵制:幼稚,夸张,愚蠢和伪爱国表演,爱国生意

理论上说,所有抵制外国产品的行为都发生在贫穷,落后,且主权脆弱或有缺失的国家。有理由相信,在发达国家很少发生这类事情,只有当该国的市场被外国产品倾销和占领,要危害到整个产业生存和大量工人失业的地步,才有可能发生抵制行为。不过就是这样也是极少,而是国家出面进行政策调整与干预,以达到保护与开放的平衡。

如果动不动就抵制这抵制那,无疑就是幼稚,夸张和愚蠢的行为,一种搏人眼球的表演,赚网络流量的手段,以及背后见不得人的利益在作怪。

一百多年前,有抵制洋货,后来有抵制日货,只要完成义务阶段教育的人,对“抵制”都有相应的认识。那举着或拉着抵制的横幅,砸掉烧掉洋货的画面,深印在脑海中。那个年代的抵制,是因为受到帝国主义国家的欺负和不公正的对待,受到日本军国主义的入侵,民族和国家处在危亡的时刻,抵制是为了形成更大的力量,投入到拯救民族和国家的抗击外敌的洪流中。

今天国家已经强大,经济与以前受尽屈辱的历史时期,就是改革开放前的几十年相比,不知道翻番了多少倍。国家不会受到欺负,民族也不会低人一等受尽侮辱,有的只是国与国的矛盾和分歧。那么这又抵制什么?为什么还重拾一百多年的做法?从抵制日货,砸丰田车,到抵制特斯拉电动车,苹果手机;从高呼警惕文化入侵到抵制西方的东西,现在竟然抵制起农夫山泉饮用水了,抵制到民企业头上了。而这一路抵制过来,全都标榜为了爱国,用爱国这个伟大的名义,将抵制的大旗满天舞动。

可是当去欧美游玩回来,在机场上大喊抵制,家里用着日本电器高呼抵制日货,IP在西方国家却豪言抵制西方,这不是可笑吗?虚伪到这种地步已经没有下限了。至于在那个在7-11店上班的员工,却贴出抵制中国企业媚日行为的产品,那已不是虚伪而是愚蠢了。因此,今天的种种抵制与一百年的抵制有本质上的不同,一百年前是爱国,今天是伪爱国,是为了做爱国生意,博眼球赚流量获取利益,是借爱国名义发泄心中怨气。

动不动就抵制,不应该受到吹捧和鼓动,更不应该被默许。时代不同,今非昔比,今天不需要这样的爱国表现形式,何况是这种变味的抵制,更不应该频频出现在社会上。假如抵制行为已经干扰到别人正常的生产生活,损害别人的合法权益,还应该受到规则的处分和法律的制裁。

有人说,抵制中包含着朴素的爱国感情,不能说这话不对,但要区别开来看。民众实际上是被这种伪爱国,爱国生意的表面“气势”和“豪言”带了节奏,结果反而是朴素的爱国情感被消耗,被浪费掉,这是比较担忧的事情。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2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请登录后查看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