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民:房产消费占中国GDP的比重可能下降到12%, 这是个好消息

“将(房产消费占比下降)释放4%~5%的GDP用于(其他)消费,我觉得是一种重要的点。”

2024年世界经济论坛新领军者年会-夏季达沃斯论坛于6月25日—27日在大连召开。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世界经济论坛理事会成员朱民25日上午在“重振消费”分会场上强调了“把更多的消费从房产转移到其他一些产品和服务”上的重要性。

朱民说,中国房地产消费占GDP的比重在最高时达到16%左右,为全球最高水平。放眼全球,在一些西方国家人均收入达到13000美元,但其房产消费比重并没有如此高。而今,随着中国房地产市场下行,房产消费占比可能也会降至12%左右,越来越接近前述西方国家水平,这是个好消息。

朱民认为,现在,我国居民在房产上消费更少了,中国政府也希望通过提供一些廉价的长租公寓,使部分年轻人、年轻夫妻可以不用买房。租房可以显著降低住房成本,住房成本降低又能释放更多消费潜力。

至于服务业消费应如何提振,朱民表示,服务行业,包括医疗行业,都非常需要一个政策激励机制,有更多的预算支持行业发展,通过还需要完善相关法律法规框架。此外,中国的服务业生产率还比较低,低于工业生产率。所以,提升服务业的生产率也非常重要。“我觉得政府正在致力于这件事情。”

费森尤斯卡比(fresenius)全球总裁及首席执行官PierluigiAntonelli在同场论坛上也表示,政府预算影响医疗消费。“在医疗健康这个行业中,我们的需求是持久存在的,但需求上升步伐也会变慢,它主要取决于宏观经济情况。政府预算水平可能会影响到我们消费者,影响到医疗器械行业消费。”

PierluigiAntonelli认为,全球很多国家都在加速老龄化,中国老龄人口数量也非常多了,预计到2040年达到4亿。所以,中国政府必须要采取行动,将更多钱花到医疗当中,优化资源配置,应对老龄化带来的健康和医疗需求,并推动行业创新。

从消费格局来看,朱民进一步提到,随着生育率下降,20岁到60岁群体将成为未来中国社会的消费主力。目前,在中国,从婴儿到大学阶段,是每个人消费最多的年龄段。“因为有四个祖父母给小朋友钱,再加上父母,六个人给一个小朋友花钱。所以,中国的玩具都是最贵的,中国的游乐园都是最贵的。”而一旦进入工作阶段,个人消费就会减少。这背后可能是因为“考虑买房、结婚,开始存款了”,也可能是因为“太忙了,没时间去消费”,但还有可能是因为缺少很好的供给侧产品。

“从政策制定的角度来说,必须看到结构性的变化。”朱民说,要提振前述年龄组人群消费,未来还需为这部分群体提供更多供需匹配的消费品。

来源:第一财经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4 分享
评论 抢沙发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请登录后查看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