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为侯静“假药”案张目者,才是最大的中医黑 - 吐槽银魂 - 大众生活 - 万事屋

【转载】为侯静“假药”案张目者,才是最大的中医黑

青岛侯元祥侯静父女制售假药案,自2023年2月一审判决以来,网上不乏为其摇旗呐喊者。

声援张目的支持者,他们全然不顾侯氏父女案曾被列入2022年公安部督办八大假药案之一,更没有详细查阅青岛市黄岛区人民法院做出的(2022)鲁0211刑初1129号判决书内容。他们只做了一件事,无事生非和造谣中伤,对侯氏父女违法乱纪的斑斑劣迹置若罔闻,臆测猜想的小作文却层出不穷。

更无耻的是,他们还假借“打击中医”之名,把侯氏父女打扮成一副受害者的形象,意欲给侯氏这个骗子,披上中医保护的外衣,以此来干扰侯静案的二审。

【转载】为侯静“假药”案张目者,才是最大的中医黑-1

判决侯氏父女有罪,就是蓄意打压中医这个瑰宝,这个“势”借的确实巧妙。

给侯氏父女喊冤,本质就是以“中医保护”之名为“制假售假”招魂,真正害怕侯氏父女被严厉打击的,正是那些打着中医幌子坑蒙拐骗的假中医,他们才是真正的害群之马,是真正阻碍中医发展的绊脚石。

围绕侯静父女案,有几个流传甚广的谣言颇有市场,在一定程度上混淆了视听,把一些不明真相者带进了沟。在这里,有必要以正视听。

一是所谓的传统中医世家,不过是包装拙劣的人设。侯元祥真的是传统中医世家吗?生于1956年的侯元祥,不但祖上无人从医,就连自己也是半路出家。侯元祥此前一直当老师,直到2003年才开始停薪留职接触中医,年近半百始学中医,别说是世家,连合格的医生都未必算得上。

事实上,侯元祥只是拜了几个野师傅而已,为了让自己的身份看上去更唬人,他办了不少证,也当了不少野鸡机构的所谓专家。其中名头最大的,当属斯里兰卡国际医科交流大学颁发的医学博士证书。

这是一个什么证书呢?这个所谓的“斯里兰卡国际传统医科大学”,并不在教育部教育涉外监管信息名录,而且是一所侨办私人学校,学校很破很小,师资力量较差,在当地都不入流。 除了博士证书之外,还能颁发“传统医学博士学位”、“世界传统医学功勋奖”、“世界传统医学终身成就奖”、“世界传统医学金鸡纳奖”等奖项, 甚至连“诺贝尔医学贡献奖”都能给你,而且都明码标价,只要你愿意花钱,这些统统都能搞定。

【转载】为侯静“假药”案张目者,才是最大的中医黑-1

【转载】为侯静“假药”案张目者,才是最大的中医黑-1

至于侯静,这个被塑造成山东中医药大学的高材生,除了年龄高,并无大才。她直到2014年才拿到了一个职业中专的中医专业学历,如果按照正常学制走的话,20岁不到就能毕业拿证,可她31岁时才拿到证,这个证到底是如何拿到的,一切不言而喻。2019年,侯静又“考”了一个成人本科学历。

侯静1983年出生,父亲又是中学老师,却连个正经学历都没有,其学习能力可见一斑。但是,这不影响侯静开诊所。她跟着父亲曾经在老家临沂开过诊所,后来又到过淄博,2018年来到青岛市黄岛区灵山卫街道,狡兔为何三窟?堂堂正正,何惧之有?

笔者曾在7月份亲赴灵山卫街道,到侯氏父女注册地实地观察,她们连个正经门头都没有,而且还是在自家房子里制作,我问了她们所住小区的部分邻居,都没人听说过。当地老百姓,更没有听过她们的事情。

【转载】为侯静“假药”案张目者,才是最大的中医黑-1

【转载】为侯静“假药”案张目者,才是最大的中医黑-1

第二,试图通过编造剧情和噱头来搞“有罪推理”。对于侯氏父女为什么被查,有一个比较普遍的说法,那就是有人眼红侯氏父女的“方子”,想和她们合作,遭到侯氏父女拒绝后生恨,爱而不得便毁之。有人说是给她们200万的,有说给500万的,还有说给1000万的,最近又涨到了2000万,估计用不了多久就到5000万了。

另外,在侯静被查后,她遭遇了办案人员的索贿,有办案人员称,只要她们家愿意拿出200万,就可以帮她运作免予立案和处罚。不过,直到侯静被判决,她们也说不出到底是谁要买“方子”,是谁索贿。如此重要又极为利于自己的呈堂证据,她们怎会甘心放弃呢?

第三,他们称公安部门悬赏10万元征集候氏父女违法证据,却无人应征。事实上,侯静父女之所以被查,正是因为接到大量患者的投诉,在一审判决书中,共有52位受害者的证言呈堂指证,这52位受害者,很多最后都是人财两空,病没好钱却没少花。倒是那些传闻中的治愈者,一会号称300多,一会号称1000多,一会号称3000多,但却没有一个站出来帮侯氏父女说话。

【转载】为侯静“假药”案张目者,才是最大的中医黑-1

第四,侯元祥真的是神医吗?在侯静案中,很多人持有一个观点,说要看结果,不要看过程,只要有效,身份和学历无所谓,要看真正的效果。事实上呢,侯氏父女制售的抗癌药,既没有效果,更严重违法违规。

更为关键的是,侯静做的并不是药,又何来神药一说?请注意,这不是我说的,这是侯静自己亲口承认的,侯静在辩护意见中提出:“本案涉案物定性为假药不成立。第一、被告人侯静并没有对抗癌1号、抗癌 2号以药品名义宣传销售,也没有以治疗癌症、治病等药效方面进行宣传并销售,只是以提高自身免疫力,扶正保健作用来销售”。

所以,连侯静都不敢承认自己做的是药,你们又何必替她抢答呢?

【转载】为侯静“假药”案张目者,才是最大的中医黑-1

第五,侯静的判决是否合理合法?我们先看违法事实:2022年1月,山东省青岛市公安机关根据药品监管部门通报线索,侦破一起使用临期中药、降糖类西药等非法制售抗癌药案,捣毁窝点1处,抓获犯罪嫌疑人6名,现场查获自命名抗癌药液740袋、药粉48袋及临期中药药丸、降糖类西药胶囊33万余粒,涉案金额2000余万元。

【转载】为侯静“假药”案张目者,才是最大的中医黑-1

经查,2019年12月以来,犯罪嫌疑人侯某某等人大量购进临近有效期的中药和降糖类西药,在一公寓内将药品研磨、提取后制成自命名抗癌药剂、药粉,号称专治癌症,通过微信朋友圈进行宣传销售。

“临期”和“降糖西药”,两个关键字足以说明一切。

有人说,临期又不是过期,怕什么?是啊,在侯静手里是临期,等她做成药再卖出去,“三无产品”就是无期了,过不过期谁知道?

重要的一点,把降糖西药掺进中医,有点医药常识的都知其利害,这哪里是医者干的事?

在侯静案中,各种消息鱼龙混杂,特别是那些和侯氏父女一样,打着中医幌子骗人的伪中医,编造出各种乱真的假消息。

【转载】为侯静“假药”案张目者,才是最大的中医黑-1

在认定侯氏父女违法事实上,都有非常明确的出处和详细数据,但在为她们开脱的各种谣言中,没有一个有准确的权威消息源。你若质问,他们往往顾左右而言他。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没有回复内容

万事屋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