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为什么没有走向解剖、结构分析的道路? - 万事屋 - 吐槽银魂 - 大众生活 - 万事屋

中医为什么没有走向解剖、结构分析的道路?

先说答案吧,历史上中医有解剖学,只不过让自己给糟蹋了

很多人都看过这张图,我国现存最早的人体解剖图——《烟萝图》

中医为什么没有走向解剖、结构分析的道路?-1

是由五代 (907-960 年) 道士烟萝子绘制的,绘制时间估计于公元 944 年以前

我就看过好多中医粉都以《烟萝图》为依据,证明古代中医是懂解剖的、是敢解剖的

但这些中医粉却无法解释,既然1500年前的中医就有过解剖,怎么今天的中医却未能基于解剖学来认知人体?反而搞出一套所谓的“藏象学说”?

其实真相很丢人,因为烟萝子绘制《烟萝图》一开始就是个人的研究成果,在中医界的影响力微乎其微

烟萝子既没有像盖伦或者维萨里那样,将自己的学术成果以学术论文的形式公开发表,也没有带领着自己的学生继续发展《烟萝图》进一步寻找人体的秘密

《烟萝图》的诞生完全是个独立事件,它既没有影响五代时期中医的发展,更没有成为一套学术体系,它就好像是个历史片段,在公元900年多年出现了,然后就灰飞烟灭了,没有任何所谓“中医解剖学”

事实上真正意义上的中医解剖学是从宋代才开始的,这就是宋代官制的“欧希范五脏图”和“存真图”

中医为什么没有走向解剖、结构分析的道路?-1

欧希范五脏图

中医为什么没有走向解剖、结构分析的道路?-1

存真图

北宋时期官方有据可查组织过两起人体解剖事件,最大的意义就是为后世留下了“欧希范五脏图”和“存真图”

由于第二次解剖事件有名医杨介的参与,所以杨介所绘的“存真图”相比较“欧希范五脏图”在后世的影响力更大,“欧希范五脏图”就不被那么重视

但是,无论是“欧希范五脏图”还是“存真图”,你都会发现它与真实的人体解剖差了依然十万八千里

例如二者都将肺画的跟叶子一样,耷拉着盖在消化系统之上,这明显不是真实人体解剖看到的模样,那为什么包括杨介在内的中医要这么画呢?

答案就在中医古籍里

《黄帝内经·灵枢·九针论第七十八》言:

“肺者,五脏六腑之盖也……肺重三斤二两,六叶两耳,凡八叶,主藏魄”

看明白了吧?杨介他们可能通过解剖看到了肺在人体的位置,但在绘制记录的时候罔顾自己亲眼所见,强行按照古代中医古籍记录的样子来画

我们都说“眼见为实”,而在中医解剖学这里,我们的中医笃信经典已经到了“罔顾现实”的地步了

你有没有注意到无论是“烟萝图”还是“存真图”上的这个细节,右侧这个肾脏名字叫“命门”

中医为什么没有走向解剖、结构分析的道路?-1

中医为什么没有走向解剖、结构分析的道路?-1

后世中医还为此衍生出了所谓的“命门说”

明代中医大师赵献可还根据“存真图”创制了一套“命门学说”蓝本,他用了《周易参同契》中所阐述的“水火匡廓图”作为其建构命门学说的蓝本,画了一个阴阳水火之图

中医为什么没有走向解剖、结构分析的道路?-1

赵献可的《医旨绪余》中绘制的肾脏样式

左右对称的两个豆子形图案,分别代表阴水及阳水,也就是两肾,各开一寸五分;两肾中间再分别有一个黑、白小圆圈,分别表示了真水和真火,肾间便是命门,并按照太极的解释方式提出:

“无形而为本原,皆属于先天的无形之妙,无形迹可涉,一旦有形,皆是后天,则非真矣、非根矣”

赵献可直接将肾脏给“玄化”了

那这一套错误逻辑的根本,就在当年杨介是怎么得出“存真图”里“左边肾脏右边命门”的结论?以及“命门说”的呢?

答案依然在中医古籍里

《难经·三十六难》里主张人有六脏,命门为第六脏,即所谓的:

“肾两者,非皆肾也,其左者为肾,右者为命门”

而命门学说则要到《黄帝内经》里去找,《素问·阴阳离合论篇第六》曰:

“太阳起于至阴,结于命门,名曰阴中之阳”

《灵枢·根结第五》则说:

“太阳根于至阴,结于命门。命门者,目也”

对于普通人来说你不必要了解这说的啥意思,你只需要知道一点

中医应该是通过解剖认识到人有左右两颗肾脏了,但对于其的认知和理解则继续强行与上古中医典籍相关联

这种宁可罔顾现实,不能质疑经典的做法直接带偏了后世中医对人体脏腑和解剖学的发展

直到清代,中医对人体解剖的认知以及对包括肾脏在内脏器的错误理解,依然遵循存真图”

几百年过去了,中医的解剖学几乎毫无发展

中医为什么没有走向解剖、结构分析的道路?-1

《脏腑经络指掌》,成书于道光十四年(1834年)

这种彻头彻尾的错误直到西医进入中国后才得到改变

清末著名的中西医汇通大师唐容川,就根据西医解剖学所看到的,重新绘制了人体肾脏的模样

中医为什么没有走向解剖、结构分析的道路?-1

唐容川

唐容川绘制的肾脏图已经没了所谓“其左者为肾,右者为命门”的说法,和真正解剖学意义上的肾脏几乎一样了

中医为什么没有走向解剖、结构分析的道路?-1

唐容川绘制的肾脏

即便是有了这样的突破,但唐容川却依然对西医的解剖抱有一种蔑视的态度,他曾经说过这样一段话:

“近出西洋医法全凭割视,谓中国古人未见脏腑,托空配药不足为凭,然欤,否欲?答曰:不然。西人初创医法,故必剖割方知脏腑,中国古圣定出五脏六腑,而实有其物,非亲见脏腑者不能,安得谓古之圣人未曾亲见脏腑耶?”

那意思是说“中医古代圣人早就知道有五脏六腑,你西医的解剖学都是咱们古代中医玩剩下的”

这种无知和自大贯穿了中医整个解剖历史

那么事实真相是什么?

几乎在同一时期,1888年美国德雷克塞尔大学的两名医生,从一具人体尸体中剥离出来的一套人类最完整的神经系统

中医为什么没有走向解剖、结构分析的道路?-1

在中医看来是“老祖宗玩剩下”的西医解剖学,已经发展到让中医完全“无法理解”的层级了


回到题主的问题上来,为什么中医没有走向解剖、结构分析的道路?

原因可能有很多种,但坚定不移的笃信经典,哪怕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依然头铁的要为中医经典找到“解释空间”的这种做学问的态度,是中医成为一种“落后医学”的主要原因

所以不是中医没有解剖学,是因为被中医自己给糟蹋了

你说怨谁呢?

中医为什么没有走向解剖、结构分析的道路?-1

    请登录后查看回复内容

万事屋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