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哪些西医“强加”给中医的概念? - 万事屋 - 吐槽银魂 - 大众生活 - 万事屋

有哪些西医“强加”给中医的概念?

消毒概念中西医都有,可你知道最初中医在给针灸消毒的时候,是在鞋底上“刮一下”吗?

古代的中医对针灸没有消毒的概念,中医对针具的要求仅仅是清洁

而且中医清洁针具的目的更多的不是出于卫生,而是为了便于针刺操作以求取得更好的疗效,其基本要求有一个固定术语,叫——针耀而匀

这句话出自《黄帝内经素问·宝命全形论》:

“手动若务,针耀而匀,静意视义,观适之变,是谓冥冥,莫知其形”

但“针耀而匀”并不能防止针刺感染事故的发生,所以《内经》中对针刺感染有所记录,并将其列为针刺禁忌

《素问·刺禁论》里提到很多因针灸导致感染的案例:

“刺气街中脉,血不出,为肿鼠仆”
“刺乳上,中乳房,为肿根蚀”
“刺手鱼腹内陷为肿”

以上我们都可以理解为“针灸感染”,但在古代中医看来这属于“扎错的地界儿”导致的一种叫“伤经络”的“医疗事故”,错在扎针的人,和针灸无关

元代骨伤科著作《世医得效方》里,就提到“黄八两、当归三两”可以治疗“针灸伤经络”

没办法,中医不知道有细菌病毒微生物一说,错把“针灸感染”当成“伤经络”

有哪些西医“强加”给中医的概念?-1

更要命的是很多情况下,针灸的污染主要源自中医自己

《黄帝内经素问·刺法论》告诉我们,中医在针灸前要做这样一个动作:

“先以口衔针令温”
“用圆利针,令口中温暖而刺之”

意思是在嘴里嗦一遍,然后再给病人针灸……

这就不奇怪为什么会“伤经络”了

有哪些西医“强加”给中医的概念?-1

不过金元时期流行过一阵“煮针法”,就是用乌头、硫黄、巴豆、麻黄、木鳖子、乌梅等药同针具一起放入锅里煮开,然后再用乳香、没药等药水煎,最后将针具涂上松子油贮以备用

此前有中医粉说有“煮针法”是现代煮沸消毒的雏形,意思是中医是卫生器械消毒鼻祖

其实这一说法纯属意淫,因为金人煮针最大的目的不是消毒,而是“去铁毒”,这概念源自《黄帝内经》,这里不做展开

针灸真正开始“消毒”,则源于西医“强加”的概念

民国时期,西医的“消毒”概念开始进入中国,中医针灸开始认识到似乎好像大概也许……“伤经络”这事大概率可能和西医说的“细菌感染”有关

有哪些西医“强加”给中医的概念?-1


民国初年有一本针灸学术期刊叫《针灸杂志》,刊发了一篇解释针灸“伤经络”内因的文章

文章大意是前人针灸后不消毒就直接针灸下个人,会出现“必使皮外败坏组织及污物带入内部,而发生红肿溃烂之危”的问题

这是第一次在针灸学术期刊上,直接解释了针灸不消毒会导致感染的记录,这个概念当然是西医强加而来的

但这一西医“强加”的概念,中医接受起来也非一蹴而就

当时广西有一名中医叫罗兆琚,他在自己的著作中就详细描写了自己对针灸消毒概念

罗兆琚一开始遵从的是中医的老办法:

“自从事治疗以来,俱系依照老法,以口温针,实不知消毒之谓何”

但老办法却遇到了新问题:

“其后治一花柳症,因其遍体溃烂,不敢再用口温针,只取粗纸,将针拭热而后用之”

随后他改用西医的消毒方式:

“乃向西药房购买酒精药棉,依样葫芦”

最后得出结论:

“经此试验后,方确知针能为菌毒之媒介。从此革除旧法,不敢再用口温针矣”

堪称启蒙运动的典范

有哪些西医“强加”给中医的概念?-1

但也并不是所有中医都愿意如此“顺从”的接受西医“强加”的概念

民国时期著名的皮肤科中医泰斗李长泰,就对对西医的“消毒”概念嗤之以鼻,他依然笃信老祖宗传授的“针耀而匀”概念,认为只要针具光亮即可,消毒不消毒的无所谓

至于怎么让针具“光亮”,李长泰的办法则非常野

他在自己的著作《针灸医案·用针各法》中说:

“观针如不光明,在鞋底上磨十余下自明”

后来李长泰的“鞋底上磨”令针“光明”,一度成为民国知识分子讽刺埋汰吐槽中医的“优秀素材”,着实的给中医拉了一波黑粉

有哪些西医“强加”给中医的概念?-1


不过中医可以不接受西医“强加”给自己的“西医概念”,但是却无法回避民国政府“强加”给自己的“西医概念”

1933年民国政府出台了《中医条例》,其中明文规定:

“针灸术营业者施术时,其使用之针,施术之部分及手指等均须严行消毒”

同时将“消毒法大意”,作为按摩术与针灸术营业者取得合法执照的必考内容

所以如果当时中医想取得合法针灸许可,就必须学会如何给针灸按照西医的“强加”的概念进行消毒

法规的效力当然与西医不可同日而语,面临中医界面临严重的合法性危机,所以在极短的时间里西医的“针灸消毒”概念迅速的取代了传统中医的“针耀而匀”概念

整个过程颇为“丝滑”

有哪些西医“强加”给中医的概念?-1

为了提高针灸消毒的效率,中医界还研发出一款叫“针宝消毒丸”的针灸专用消毒药剂,主要成分是酒精和石炭酸

这些也都是当时西医最常用的医疗器械消毒药水

此时的中医界一点都不觉得这是什么西医“强加”的概念,不但开始大规模将含有酒精和石炭酸的“针宝消毒丸”应用于针灸消毒,还在《申报》和《大公报》上刊发广告,广告语书:

“每颗保用三年,较之酒精所费尤廉,谓予不信,试之可也”

丝毫没有一点“强加”的意味


回到题主的问题上来,如何看待“中医没有癌症概念,是西医强加的概念”?

实践科学的进步都是建立在“破旧”基础上的

抛弃古老、原始、落后的认知和工具,采用效率更高、安全性更好、经济型更佳的认知和工具

这个过程可以是“强加”,也可以是“自愿”,二者都摆在你中医面前让你选

至少在“针灸消毒”这一非常微小的事情上面,中医的态度从“用鞋底刮一下”,到为“针宝消毒丸”自喜自乐的这个过程就是“强加”

你会发现这个“强加”也没什么不好,只要跨过心里的那个“坎儿”,一切都会变的非常“丝滑”,好像中医天生的就知道“针灸消毒”,至于什么“针耀而匀”好像从来就没出现过一样

癌症概念也是一样,无所谓你中医接受不接受,癌症诊疗技术的发展也不需要你中医参与,你只需要做好术后喝点中药“调理”一下,满足“中西医结合”与“中治率”的考核即可

毕竟“鞋底”刮的再干净,也刮不去一些人心里的固执与偏见

老师只能教文化,只有事实才能教做人

有哪些西医“强加”给中医的概念?-1

    请登录后查看回复内容

万事屋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