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人为什么剽窃咱们中国中医的针灸? - 万事屋 - 生活银魂 - 大众生活 - 万事屋

韩国人为什么剽窃咱们中国中医的针灸?

韩国拍针灸的电视剧压根就没想过宣传中医,而是人家自认为是韩民族传统医学的“韩医”,或者叫“东医”,所以别自作多情

你别觉得这又是韩国人跟中国抢中医来着,因为就针灸而言,目前咱们国内现存的针灸最重要的古籍《黄帝内经·灵枢》,其实是从韩国引入国内的

所以在韩国人看来,咱们的针灸反而是抄袭他们的,虽然滑稽,但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完全成立

韩国人为什么剽窃咱们中国中医的针灸?-1

想了解这段狗血故事,就得从《灵枢》的失传开始说起

两汉时期《黄帝内经》成书,分为《素问》和《灵枢》两部分

后来王莽篡汉,天下大乱,赤眉军杀入长安城,一把火把当时的国家图书馆“天禄阁”给烧了,连带《黄帝内经》在内的“医家七经”全部烧毁

700年后一个名叫王冰的老道说是找到了《黄帝内经·素问》的残本(不知真假),夹杂着道教的五运六气学说等私活重新著成了《重广补注黄帝内经·素问》,这才有了所谓的《黄帝内经》“存续”一说

韩国人为什么剽窃咱们中国中医的针灸?-1

但,《黄帝内经》的另一半,也就是记载了针灸内容部分的《灵枢》没找到,这导致一千多年以来《灵枢》完全处于断续状态,没有人知道《灵枢》到底长啥样,甚至不确定到底存在不存在这样一本书

直到一个人出现,事情有了转机,这个人就是宋仁宗赵祯

韩国人为什么剽窃咱们中国中医的针灸?-1

宋仁宗赵祯是个铁杆中医粉,平时正经国师不理,一门心思的研究中医古籍,中国历史上官制地位最高的“校正医书局”就是在赵祯手下成立的

“校正医书局”的主要工作就是收集、整理、归纳过去一千多年以来重要的中医古籍,其中最重要的就是《黄帝内经》

赵祯和校正医书局的高保衡、林亿(这两人也是后世中医的大家)那三个人几乎没日没夜的找寻各地散落的黄内,但搞来搞去一直找不到《灵枢》善本。所以黄内只有《素问》搞成了,《灵枢》的缺失一直是宋仁宗赵祯的一块心病

韩国人为什么剽窃咱们中国中医的针灸?-1

那得了心病就要治病,所以赵祯治病的方法也很简单粗暴,那就是满天下发布公告,谁能把《灵枢》找到,功劳大大的给

当时负责给皇帝治“心病”林亿就说:

“嘉祐中,仁宗念圣祖之遗事将坠于地,乃诏通知其学者俾之是正,臣等承乏典校,伏念旬岁,遂乃搜访中外,裒集众本”

这里的“遂乃搜访中外”要找的就是《灵枢》

结果赵祯到死也没能找到正版《灵枢》,这成为他一生的遗憾

事情的转机则要等到赵祯的后辈,宋哲宗赵煦上台

宋哲宗赵煦上台后也没啥别的事好干,继承他前辈的遗志继续绕世界找《灵枢》

这就到了元祐六年(公元1091年),隔壁的高丽国使节李资义出使宋朝。李资义是高丽侍中李颋的儿子,而李颋在高丽又属士族大家,对高丽国藏图书了解甚多

宋哲宗赵煦也了解这点,所以就在接待李资义的席间,询问高丽国是否藏有中医古籍《灵枢》?

你说为啥高丽会存有中国的《灵枢》?原因就是古代中国非常喜欢跟番邦搞文化和意识形态输出,动不动就把成捆成捆的中华经典当作赏赐让番邦使臣带回去,意思是你们好好跟我们学大中华文化,以后要奉我们大中华为文化始祖

所以后世有很多中国重要古籍在国内都没能保存下来,反而日韩甚至东南亚等国保留了不少

李资义回国后就将中国皇帝的话带给了高丽的王(藩属国自然不也能称之为皇帝)宣宗王运

李资义说:

“帝(宋哲宗赵煦)闻我国书籍多好本,命馆伴书所求书目录授之。乃曰:虽有卷第不足者,亦需传写附来”

意思是我们找找高丽图书馆里的中国古籍,然后列个目录给宗主国皇帝赵煦送过去

很快赵煦就收到了高丽送过来的中国古籍名录,打开一看,乐的鼻涕泡都出来了

高丽送过来的目录中有很多都是中医古籍,包括什么《古今录验》、《张仲景方》《九墟经》、《小品方》等等

最重要的就是,《黄帝内经·针经》也在目录中

当年林亿在记载宋朝校对中医古籍的工作记录《调经论》中曾写过:

“今《素问》注中引《针经》者多为《灵枢》之文,但以《灵枢》今不全,故未得尽知也”

所以理论上《针经》就是《灵枢》

于是按照赵煦的要求,高丽派使节在元祐七年(公元1092年)出使宋朝,进献《针经》及其他书籍

不过,高丽人留了个心眼,而正是这个心眼,在宋朝朝堂上掀起了一股不大不小的风波

高丽人留两个啥心眼呢?

他觉得这宋朝皇帝这么看重《针经》,这书还就咱们高丽有,这不得趁火打劫讹他以把吗?

所以高丽人说《针经》给你宋朝可以,但你宋朝必须用两本书来换

什么书呢?——《资治通鉴》和《册府元龟》

韩国人为什么剽窃咱们中国中医的针灸?-1

韩国人为什么剽窃咱们中国中医的针灸?-1

学习历史的小伙伴一定清楚,这《资治通鉴》和《册府元龟》的历史地位是什么

《资治通鉴》历时19年编写完成,从周威烈王二十三年(公元前403年)写起,一直写到五代后周世宗显德六年(公元959年),是中国历史上分量最重的一部编年体通史

《册府元龟》历时8年编写完成,是中国历史上最重要的政事历史百科全书全书,位列北宋“四大部书”之首

高丽人的这个要求在赵煦的朝堂上彻底炸了

《资治通鉴》和《册府元龟》那是什么级别的著作?整个宋朝能拿得出手的,以国家名义编制的最重量级的史学巨作就是这哥两了

《针经》什么地位?如果不是宋家老出中医粉,成天嚷嚷的要找《灵枢》,谁会看的上这本来自高丽,既无传承也无修订的番邦藏书?

更重要的是,谁直到这是不是你高丽人为了骗我们的而临时撺掇出来的“伪书”?你这是盲僧追炼金—想peach呢?

所以宋朝朝堂上的大臣们态度一致,坚决反对赵煦用《资治通鉴》和《册府元龟》换《针经》

当时宋朝朝堂士林的大佬是苏轼

苏轼这个人我曾经说过,他是古代中国少有的能理性看待中医中药的“高级知识分子”

换句话说就是“中医黑”

有一次苏东坡和欧阳修聊起中药的“吃啥补啥”理论,就是“取象比类”

欧阳修对中医的这套理论非常欣赏,苏东坡就讥讽他说:

“照这样说来,用笔墨烧灰给读书人喝下去,不就能治他的糊涂和懒惰了吗?推此而广之,那么喝一口伯夷(孤竹君之子,与其弟互相推让王位,耻食周粟,采薇而食,后饿死)的盥洗之水,就可以治疗贪心病了;吃一口比干(商纣王淫乱,比干犯颜强谏而被剖心)的残羹剩饭,就可以结束奸佞的行为;舔一舔樊哙的盾牌,可以治疗胆怯;闻一闻西施的耳环,可以治疗严重的皮肤病了”

堪称宋朝版鲁迅

所以看不上中医的苏轼,也坚决反对赵煦用《资治通鉴》和《册府元龟》换《针经》的做法

苏轼成天就跟赵煦叨叨叨:

“除可令(高丽)收买名件外,其《册府元龟》、历代史(《资治通鉴》)本部未敢便令收买,伏讫朝廷详酌指挥……今来高丽使所欲买历代史册、《册府元龟》及敕式,讫并不许收买”

但赵煦作为最大牌的“中医粉”,小小《资治通鉴》和《册府元龟》算什么,在他眼中《灵枢》高于一起,无论如何他一定想办法让高丽人把《针经》留下来

所以当时宋朝朝堂上为此事君臣争执不休(感慨宋朝朝堂的风气,这要放在朱元璋或者康熙的朝堂上,几个苏轼都不够宰的),闹的乌烟瘴气

不过毕竟是为人臣下,胳膊拗不过大腿,赵煦最终还是坚持换书

只不过只同意用《册府元龟》和其他基本不甚重要的书换高丽人的《针经》,也算给臣下让了一步

作为高丽人这边也很高兴,因为他们提《资治通鉴》和《册府元龟》换《针经》的做法本来就是讨价还价,得到其中任何一本都足以抵的过几百几千本《针经》了

所以在元祐八年的8月份(公元1093年),高丽人用一本不知出处的《黄帝内经·针经》,在宋朝皇帝手里换回了梦寐以求的《册府元龟》,回国复命了

然后赵煦就命人开始对高丽人送来的《针经》进行校对,不久之后边勘校完成,向世人宣布,《黄帝内经》的另一半《灵枢》重见天日

所以如今我们今天看到的所有《灵枢》内容,就是以高丽藏本为底本简加校勘而成的

讽刺的是,和《灵枢》一样,《册府元龟》在中国也失传了,目前我们所看到的《册府元龟》主要内容是从日本回流回来的(说不定高丽人跟中国人这拿了《册府元龟》,又拿着去孝敬日本人了)

韩国人为什么剽窃咱们中国中医的针灸?-1


这就是为什么韩国人拍《名不虚传》根本就没想过宣传什么中医,因为在他们看来针灸理论的鼻祖《灵枢》本来就属于他们(至于是不是中国传过去的无法考证),要不怎么宋朝皇帝要找他们的祖先高丽人换《针经》?

那至于这本《针经》到底是不是传说中的《黄帝内经·灵枢》?

高丽人有没有篡改或者杜撰内容?

《灵枢》又是如何从天禄阁大火中“逃之夭夭”?一千多年后又出现在了高丽人那里?

这些涉及到《黄帝内经》真实性的核心问题到目前依然无解,但并不影响我们今天中医人全盘笃信

甚至还要讨论如何普及?

韩国人为什么剽窃咱们中国中医的针灸?-1

    请登录后查看回复内容

万事屋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