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有人一边嘲笑印度人喝牛尿治病,一边又热衷于喝中药? - 万事屋 - 生活银魂 - 大众生活 - 万事屋

为何有人一边嘲笑印度人喝牛尿治病,一边又热衷于喝中药?

2003年5月,湖南省中医院附一医院收治了一名亚硝酸盐慢性中毒的患者

该患者刚来医院是发绀严重(呼吸困难+意识模糊),经过医生抢救后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

但奇怪的是,这已经不是该患者第一次亚硝酸盐中毒

最终调查发现,该患者是当地一个“尿疗爱好者”群体的资深会员,他通常会将自己的尿液放在冰箱里保存一天时间,每天饮用上一天的尿液

结果尿液里的细菌繁殖,将尿液中的硝酸盐还原为亚硝酸盐,最终导致患者亚硝酸盐慢性中毒

后来发现“尿疗”圈子的其他成员,其中70%的人都存在亚硝酸盐中毒的迹象

为何有人一边嘲笑印度人喝牛尿治病,一边又热衷于喝中药?-1

说这个案例了,是想说喝尿治病这事,咱们还真没什么资格说人家印度

印度人喝牛尿很大程度上是基于宗教信仰,而我们中国人喝人尿很大程度上就是源自中医


中医历史上第一次提到“尿疗”是在汉代刘向的《别录》里,《别录》是和《黄帝内经》同时代的中医古籍,其权威性比《黄帝内经》只高不低

刘向在《别录》里记载尿的归经是“入心、肺二经”,主要功效是:

“疗寒热,头疼,温气”

这是人类历史上有据可查的,最早用人尿入药的文字记录,所以咱们完全没资格嘲笑印度人喝牛尿治病,因为中医喝尿治病的历史一点不比印度人短

古代中医圣贤们大都也是尿疗的爱好者

中医的老祖宗扁鹊有一招“邪”的,就是说人晕倒了,可以“令人尿其面上即醒”,这招现在在互联网上常用来表情包斗图

为何有人一边嘲笑印度人喝牛尿治病,一边又热衷于喝中药?-1

名医张仲景也不能免俗,他也提出了治疗中暑的尿疗方法:

“夏月人在途中热死,急移阴处,就掬道上热土,拥脐上作窝,令人溺满,暖气透脐即活”

感觉张仲景这套路是偷师扁鹊的,一个尿脸上,一个尿肚子上……

给屠呦呦发现青蒿素启发的那个东晋中医大师葛洪对尿疗的应用则有些奇葩

说是如果如果有蛇缠绕到了脚上,解开裤子撒泡尿就能把蛇驱散走

话说有脱裤子撒尿的时间,这蛇在你身上开个冷餐会都绰绰有余

为何有人一边嘲笑印度人喝牛尿治病,一边又热衷于喝中药?-1

中医历史上对人尿最推崇的,莫过于我笔下多次提到的那个“不折腾人不舒夫斯基”的药王孙思邈

孙思邈在《千金方》里是对人尿可谓极尽吹捧,他说“人尿乃伤科之仙药也”,任何外伤只需要涂抹人尿即可痊愈,有所谓“金疮血出不止,饮人尿五升愈”

让我喝五升尿治外伤……

为何有人一边嘲笑印度人喝牛尿治病,一边又热衷于喝中药?-1

孙思邈还将邪恶的双手伸向了产妇

他说如果未出生的婴儿死在了产妇的腹中,马上用产妇丈夫的尿二升煮沸给产妇来喝,产妇婴儿即可双双无忧

不知道谁家的产妇愿意拿给孙思邈看病……

为何有人一边嘲笑印度人喝牛尿治病,一边又热衷于喝中药?-1

不过尿疗在中医最辉煌的时代得看明朝的李时珍和他的《本草纲目》

《本草纲目》对尿疗在临床上的实践可谓是登峰造极

首先,《本草纲目》对喝尿给出了非常详细明确的药理学解释

“小便性温不寒,饮之入胃,随脾之气上归于肺,下通水道而入膀胱,及其旧路也。故能治肺病,引火下行。凡人精气,清者为血,浊者为气,浊之清者为津液,清之浊者为小便,小便与血同类也,故其味咸阳走血,治诸血病也”

李时珍也是第一个将尿与血视为同类的中医,不知道那些视李时珍为中医至圣的人有何感想

其次,在李时珍看来,尿疗几乎“无所不治”

“(尿)主治寒热头痛,温气,久咳上气失声,症积满腹,明目益气,润肌肤,利大肠,推陈致新,去咳嗽肺痿,鬼气痊病,恐冷,止劳渴,润心肺,疗血闷热狂,扑损,瘀血在内运绝,止吐血鼻衄,皮肤皴裂,难产,胎衣不下,蛇犬咬”

最后李时珍还认为尿疗可以“滋阴降火,杀虫解毒,疗疟中暍”,就是用来治疗疟疾

不知道屠呦呦当年有没有验过这个方子,想想都……

为何有人一边嘲笑印度人喝牛尿治病,一边又热衷于喝中药?-1


总结一下

几乎所有古代文明的传统医学都有尿疗的记载

包括且不限于中医、希波克拉底医学、阿拉伯医学、古埃及医学、古印度医学等

而中医的尿疗的影响范围和时间跨度堪称世界第一

受中国中医尿疗影响最深远的国家就是隔壁的日本

日本从镰仓时代一直到室町时代,日本僧侣都保持这喝尿养生的治病的习惯

日本还和中国一样,在1992年还成立了尿疗协会,这个协会最巅峰时期曾有会员仅十万人

为何有人一边嘲笑印度人喝牛尿治病,一边又热衷于喝中药?-1

日本尿疗著作《发生奇迹的尿疗》

对了,你知道日本尿疗协会成立后,谁最兴奋吗?

还真的不是日本尿疗的宗祖国中国,而是当时的印度总理莫拉尔吉·兰奇霍季·德赛

为何有人一边嘲笑印度人喝牛尿治病,一边又热衷于喝中药?-1

印度总理莫拉尔吉·兰奇霍季·德赛

德赛在日本尿疗协会成立的当天发了一封贺信,信中写到:

“亚洲、非洲贫困国家最需要这既不用医生,也不必花钱的疗法。贵所经过努力,若能对尿疗作出科学解释,对普天下人特别是亚非国家贫苦的人民不啻巨大恩泽”

原来当时的印度总理也是一名坚定的尿疗信奉者,德赛公开宣称自己已经喝尿养生数十年之久,这可能是世界尿疗历史上最大牌的粉丝了

所以嘲笑印度人喝牛尿治病,只能说明我们对自己的中医实在是知之甚少

    请登录后查看回复内容

万事屋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