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药学的表哥经常说中医是巫术,我该怎么反驳? - 万事屋 - 生活银魂 - 大众生活 - 万事屋

学药学的表哥经常说中医是巫术,我该怎么反驳?

中医当然不是巫术,但中医和巫术的底层思维是一样的

《山海经》有所谓的“灵山十巫”,鲁迅在其《中国小说史略》就这样写道:

“记海内外山川神祇异物及祭祀所宜,以为禹、益作者固非,而谓《楚辞》而造者亦未是;所载祠神之物多用糈,与巫术合,盖古之巫书也”

在鲁迅先生看来,《山海经》就是中国巫术的“老祖宗”

学药学的表哥经常说中医是巫术,我该怎么反驳?-1

而就是这样一本巫术的“老祖宗”,其思想和传统中医理论非常相似

《山海经》这样写:

“招摇山之兽,食之善走;青丘山之蠕食之不疥”

意思就是野兽跑得快,所以人吃了也会跑得快(善走);鱼通体光滑,所以人吃了,皮肤也会光滑、不生疥疮

中国民间还有吃黄鳝能消腹中毛发之说,究其原理也是黄鳝皮光滑无毛。这些都可以归之于相似巫术之类

这种通过吃来“习得”食物特性的思维方式,在学术界有一个专属名词,就叫“接触巫术”,起源地就是亚洲大陆的黄河流域,就是咱们中国

学药学的表哥经常说中医是巫术,我该怎么反驳?-1

而这正是中医中药的“药理学”基础理论之一

中医中有所谓的“吃心补心,吃肝补肝”之说,即无论是什么动物的心,譬如猪心、羊心,吃了即可以补人心;还有不管是牛肝还是狗肝,吃了即可以补人肝

另外还有“吃皮补皮”、吃脑补脑”等说,一句话可以归纳为——吃什么补什么

再如中药认为核桃“能补脑”,原因是核桃很硬,象脑袋的形状,核桃仁又象脑浆;还有桔子里面有枯络,而此桔“络”可以通人的“经络”,这叫“以形补形”

类似的还有“以毒攻毒”、“以色补色”

甚至还有“以自然规律补人体”的骚操作

清朝名医叶天士曾经用梧桐叶治疗难产,叶天士的解释说:因为秋天的梧桐叶将要落下,胎儿生产也是“落下”,由此根据“以XX补XX”的巫术思维,所以吃梧桐叶可以引导胎儿生产

其思想基础和中国古代的“接触巫术”还是一回事

学药学的表哥经常说中医是巫术,我该怎么反驳?-1


中医所笃信的阴阳学说,在上古时期有是一种典型的巫术思维

中国的阴阳概念,起源于《易经》中的阴爻和阳爻,而阴爻和阳爻最早就是巫师用来占卜算卦的工具

这种工具一半以泥土制成,一面呈凹型,一面为凸型。占卜时,取两块同掷于地(就像投币占ト一样),此时只有三种结果,凹面或凸面同时朝上,或一为凹面,一为凸面;前面两种情况便被画作“—”即为阴爻,后一种情况便被画作为“–”即为阳爻

学药学的表哥经常说中医是巫术,我该怎么反驳?-1

这一套思维方式最早被道家学去,后来在刘向父子编撰《七略》时又被揉捏进了中医典籍里

中医最早对阴阳的“临床应用”是辨别胎儿性别,就是所谓的“男左女右”

《素问·阴阳应象大论》中说:

“天地者,万物之上下也;阴阳者,血气之男女也;左右者,阴阳之道路也;水火者,阴阳之征兆也;阴阳者,万物之能始也。”

《三国志》记载华佗给孕妇看病辨胎儿性别,找了个人摸孕妇肚皮,然后就问说:

“在左则男,在右则女”

摸的人说“在左”,胎儿下来后果然是男形,这依然是一种巫术思维

那凭啥不能是男右女左呢?中医能找补,给出了另外一套理由

中医妇科历史上最重要的古籍之一《沈氏女科辑要》中就对此进行了解释:

“受胎时偏左成男,气血聚于左则左重,故呼之则左顾便,脉必形于左尺;受胎时偏右成女,气血聚于右则右重,故呼之则右顾便,脉必形于右尺”

强行解释了属于是

学药学的表哥经常说中医是巫术,我该怎么反驳?-1


中医养生学也是巫术思维的“重灾区”

例如《黄帝内经》就提出了“四时而适寒暑”、“春夏养阳,秋冬养阴”的养生原则,即所谓的春天养“生”、夏天养“长”、秋天养“收”,和冬天养“藏”的各个季节具体养生方法

这套“理论”其实源于“四时调摄”论,原来写的是:

“阴阳四时者,万物终始,死生之本也。逆之则灾害生,从之则奇疾不起,是谓得道。春温以生之,夏热以长之,秋凉以收之,冬寒以藏之。若气反于时,则皆为疾厉”

所以这依然是阴阳巫学在中医临床实践上的应用

著名的中国养生学大师梅墨生一辈子贯彻中医养生理念,饮食严格遵循“四时而适寒暑”的原则,平时甚至连辛辣的葱蒜都极少入口

最后却是因肠癌去世,年仅59岁

梅墨生患肠癌早逝冲击了很多人对中医养生观的信仰,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严格遵循中医养生,不如一年做一次体检

说白了,这套巫术思维体系下的养生学是不靠谱的

学药学的表哥经常说中医是巫术,我该怎么反驳?-1

梅墨生


除了药理、学理和养生外,中医实际临床里还有大量巫术思维

苏东坡的《志林·与欧公语》篇中讲到一人因惊风而得病,中医便便分析他的病因,是因为:

“乘船时遇上刮大风,受惊吓而病”

所以治疗方法是“用被汗水浸透了的舵把子上刮下的末屑入药”

再者如《本草·别药性论》上有“止汗有麻黄根节,以及旧的竹扇子刮末入药”的记载,究其根源也是巫术

苏东坡就嘲笑过中医的这种思维,白话的意思就是:

“喝一口伯夷(孤竹君之子,与其弟互相推让王位,耻食周粟,采薇而食,后饿死)的洗澡水,就可以治疗贪心病
吃一口比干(商纣王淫乱,比干犯颜强谏而被剖心)的剩饭,就可以结束奸佞的行为
舔一舔樊哙的盾牌,可以治疗胆怯
闻一闻西施的耳环,可以治疗严重的皮肤病”

对了传统中医“倒药渣”的习惯也源自巫术

因为中医相信病痛会随同药渣一并“倒掉”,这依然是接触巫术那一套思维

学药学的表哥经常说中医是巫术,我该怎么反驳?-1

今天很多民间中医依然保留这个习惯


“医疗禁忌”更是中医被巫术思维严重渗透的领域

例如中医认为如孕妇不能吃兔子肉,因为如果吃了兔子肉,将来生产下来的孩子便有兔子一样的三瓣嘴

在水上行船,吃鱼时要从鱼的上面一直吃到鱼的下面,不能吃半边再翻过来吃那半边,因为否则,船也会象鱼一样翻船

皮肤病患者不能吃芝麻,。因为芝麻有一个“麻”字,吃了就会更加生麻

黄瓜也受到类似于芝麻的待遇,因为黄瓜的“黄”字就不好听,并且黄瓜皮上有小刺,也不平滑,所以“有疮疥、脚气、虚肿者禁食黄瓜”

中医还有“大麦多食,令人作癣”,以及吃韭菜生癣等都有与以上相同的“道理”


总结一下

隋唐之后中医就和巫术完成了剥离,但整个思维体系依然是源自上古巫术,二者是相通的,所以今天中医的很多认知和临床实践依然可以看到3000年前巫术的痕迹

题主想要在中医史学角度或者学术角度上反驳表哥是做不到的

最多只能用“循证中医学”来证明,今天中医的疗效源自临床医学,已经不再是过去的巫术了

可一旦牵扯到“循证”二字,“废医验药”又绕不过去,中医只能在“巫术”与“循证”之间左右横跳找平衡,这就是为什么今天中医看起来非常别扭的原因

不如踏实下来好好研究中医史学,然后你自己就能说服自己了

至于说服你表哥这样的事……最好的办法是用拳头

学药学的表哥经常说中医是巫术,我该怎么反驳?-1

    请登录后查看回复内容

万事屋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