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黑如何看待别人说你们是用西方思维而不是用中国思维? - 万事屋 - 生活银魂 - 大众生活 - 万事屋

中医黑如何看待别人说你们是用西方思维而不是用中国思维?

我告诉你所谓的“中国思维”是什么

在西方医学刚进入中国的时候,跳起来反对西医最激烈的不是什么中医,而是所谓的中国传统士大夫

因为中医好歹还有一部分临床实践,还是要尊重事实讲道理的。而传统士大夫没有这个需要,他们所秉持的“中国思维”就是“非我族类其心/身必异”

晚清的那个著名的经学大家,也是反对西方科学西方医学最头铁的卫道士叶德辉,专门写了一本污蔑诋毁西医的书——《西医论·郋园书礼》

叶德辉在书中公开搞“人种论”,他说:

“西人之论胞胎也,谓儿在母腹其足向天,其头向地,……中国则自生民以来,男女向背端坐腹中,……是知华夷之辩,即有先天人禽之分”

中医黑如何看待别人说你们是用西方思维而不是用中国思维?-1

叶德辉

“华夷之辨”,又称“夷夏之防”,这是用来区隔华夏中原王朝与周边蛮夷的赤裸裸的唯心论,是典型的中国思维

中医黑如何看待别人说你们是用西方思维而不是用中国思维?-1

而叶德辉正是用这种“中国思维”来毫无根据的解释中西方人在解剖学上的差异,认为中西人种不同。他认为外国人怀孕胎儿头朝下脚朝上,而中国人则是胎儿端坐于母亲肚子里,导致这种差异的是“人禽之分”

所以在叶德辉看来,中国人算人,外国人算禽

用“华夷之辨”和“人种论”来解释解剖学,这就是题主所谓的“中国思维”

也有人会说深水是在以偏概全,那我们再来说一个用“中国思维”来解释医学问题的人,这个人叫俞正燮,是清中期著名的思想家

中医黑如何看待别人说你们是用西方思维而不是用中国思维?-1

俞正燮

大家都知道台湾的那个李敖,那是绕世界谁都不服气的硬骨头,但俞正燮是李敖少有的几个让他服气的学者

而就是这样一个在学术界地位极高的俞正燮,他对于医学的认识也是建立在“中国思维”上的

他在自己的著作《癸巳类稿》说:

“中土人肺六叶,彼土四叶;中土人肝七叶,彼土三叶;中土人心七窍,彼土四窍;中土人睾丸二,彼土睾丸四”

你要追溯俞正燮这种荒唐奇葩的说法的源头可以一直追到《难经》上去

还有那个晚清很著名的学者陆嵩,他看到清兵被洋鬼子打的抱头鼠窜,觉得这洋人都非“常人”,他认为外国人是:

“白者乃真鬼,语音如禽鸟,胫长面多毛,眼绿疾顾”

他认为洋人是一种“鬼”,所以才这么厉害

还有那个晚清著名思想家汪文台、黄彭年,他们写的《红毛番英吉利考略》里解释外国人为什么见了皇帝不下跪,是因为:

“腿足纠缠,难伸屈,一扑不得起,故往往挫衄”

意思就是说,英国人的腿脚很不利索,甚至难以伸开,倒地之后就难以起来,所以无法给皇帝磕头

你可以看到晚清中国社会这些主流的知识分子看待西方科学和西医,从骨子里透露出的依然是“夷夏之防”和“人种论”那套“中国思维”糟粕

这种“中国思维”同样深深影响着中医

18世纪西医刚刚进入中国的时候,中医可不叫人家“西医”,而是起了个名字——藩医、藩药

藩医最初指的是西域中亚等区别于中原地区的传统医学,这是一种带有鄙夷态度的称谓

就是明朝那会管理周边番邦成立的那个叫“理藩院”逻辑下的产物,是一种典型的“夷夏之防”思维体系下的认知

所以中医对西医的认知也是充满了这种“中国思维”

清代著名中西医汇通派大师唐容川,他在面对西方解剖学反应出的无可辩驳的客观真相时,想的不是如何改良中医理论,而是以一种高高在上的态度嘲讽西医:

“近出西洋医法全凭割视,谓中国古人未见脏腑,托空配药不足为凭,然欤,否欲?答曰:不然。西人初创医法,故必剖割方知脏腑,中国古圣定出五脏六腑,而实有其物,非亲见脏腑者不能,安得谓古之圣人未曾亲见脏腑耶?”

中医黑如何看待别人说你们是用西方思维而不是用中国思维?-1

唐容川

唐容川这段话和今天的中医粉说的非常相似,那意思是说”中医古代圣人早就知道有五脏六腑,你西医的解剖学都是咱们古代中医玩剩下的”

对西方科学和医学,唐容川完全是看不上、瞧不起

而在临床诊断和治疗方面,中医用的也是那套“中国思维”

著名的中医大师徐龄臣用中医的那套药理学来套西医,从而得出西医不会用药的结论:

“西医治病用药,亦多中土药品,观《中西本草录要》、《西药略释》,则了然可识矣。惟华药草木为多,西药金石为主;华人多用煎剂,必品数多、分量重而后功效可见,西人则掇取其精华,故所用仅分厘;且金石之性多烈,用之合与否,其验立见。”
“西医治病,大致不过两端,曰虚者补之、实者泻之,其药多以大黄为君。凡遇壮盛之年,治之必以放血泻热,盖西人平日所食,煎熬燔炙,其味浓重其气血素旺,非泻之、放之不可。华人饮食不同,体质亦异,必曰脏腑中西相同,吾弗信也”

在徐龄臣看来:

1、西方人因水土、饮食习惯与中国不同,身体较中国人强壮,脏腑厚薄也不一样,因此生病时需要使用厚重之药,所以表现是“西药多金石,中药多草木”

2、“中药重用,西药轻用”,是中国人就应该吃中国的重要,这是华夷之辩,是中西之争。在中医严重,中西医的争论并非学术,已经上升到了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范畴了

这样的“中国思维”,题主觉得如何?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以徐龄臣为代表的中医还在用“华夷之辩”这种“中国思维”来解释医学的时候,就在1888年,美国德雷克塞尔大学的两名医生,从一具人体尸体中剥离出来的一套人类最完整的神经系统

中医黑如何看待别人说你们是用西方思维而不是用中国思维?-1

此时的西医已经在临床医学层面把中医甩的车屁股都看不见了

而我们的中医却依然躺在“中国思维”上面凭空臆想

所以现在看题主的问题,再瞅瞅如今中医的衰败

你要问我怎么看待?

我只想说……

中医黑如何看待别人说你们是用西方思维而不是用中国思维?-1

    请登录后查看回复内容

万事屋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