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网络的吐槽~给青岛版“药神”喊冤,是以“中医保护”之名为“制假售假”招魂 - 吐槽银魂 - 大众生活 - 万事屋

来自网络的吐槽~给青岛版“药神”喊冤,是以“中医保护”之名为“制假售假”招魂

2023年2月14日,备受关注的青岛侯静父女“制售假药”案迎来一审判决。

父亲侯元祥因为犯生产、销售假药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1200万;女儿侯静犯生产、销售假药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并处罚金900万。除此之外,另有四名家庭成员被悉数法办,获刑8年、5年、3年不等,各罚500万、300万、50万。

侯静父女对判决不服,遂提起上诉,目前二审程序正在启动中。

一审判决后,有自称是侯静家人的亲属,在网络四处发贴,陈情自己的遭遇,为判决的不公鸣冤叫屈。

来自网络的吐槽~给青岛版“药神”喊冤,是以“中医保护”之名为“制假售假”招魂-1

综合发帖的内容来看,侯家主打四张牌。

一是悲情牌。侯静9岁的儿子在视频中声泪俱下的称“妈妈治病救人,怎么还犯了罪?“那么一包中药液,我自己都经常喝”。另有疑似侯静母亲的人称,因为全家被抓,9岁的小外甥无人照看,白天去餐厅捡吃客人剩下的饭,去菜市场捡些菜叶回来清水煮着吃,这些日子靠亲戚接济艰难度过。办案人员连孩子都不放过,被审讯至深夜,给幼小的心灵造成创伤,噩梦连连,学习急剧下降。

来自网络的吐槽~给青岛版“药神”喊冤,是以“中医保护”之名为“制假售假”招魂-1

二是标榜自己是现实版“药神”。因为自己研制的抗癌药给很多患者带来了福音,但在侯静父女被抓之后,急需用药的患者一下子断了药,他们就如同电影《药神》中的患者一样,生命面临着停药威胁。侯家人的这种表述,一下子就抓到了网友的共情之处,立马构建起了“名医世家”遭遇迫害的鲜活形象。

三是用患者联名求助的方式赢得认可。侯家称,有3000多患者用过她们家的药,其中有超过300人得到了治愈,很多患者对她们心怀感恩,在她们遭遇判决之后,纷纷站出来作证,不但留下了身份证和电话,甚至还写了摁有手印的陈情书。

来自网络的吐槽~给青岛版“药神”喊冤,是以“中医保护”之名为“制假售假”招魂-1

四是炮制“打压中医”的阴谋论。这张牌的巧妙之处在于,它利用了长久以来的“中西医之争”,我们都知道,中西医历来水火不容,特别是很多力挺中医的人,向来认为有一股打压中医的势力,甚至还把这种势力联想到“汉奸阴谋论”,而侯静一案,正是一个难得的契合点,由打压中医推导到迫害侯静一家,很自然的就完成了逻辑上的自洽。

所以我们看到,在为侯静一家摇旗呐喊的,很多都是中医从业者,而且有不少还是江湖游医。与其说他们在为侯静一家鸣不平,倒不如是在为自己的非法行医张目。

另外,对于被查一事,侯家人给出的原由是,因为有人看到了她们的潜力,于是就找到侯静寻求合作。但侯静没有应允,对方恼羞成怒,扬言威胁侯家,说他在公安局有关系,如果不同意合作就给50万元,不然就举报侯家兜售侯药。

来自网络的吐槽~给青岛版“药神”喊冤,是以“中医保护”之名为“制假售假”招魂-1

侯家把四张牌一摊,便瞬间引起了众多网友的同情,不明就里的网友,把矛头一致的对准了做出判决的青岛市黄岛区法院,认为他们做出此判决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是对名医的打压和迫害。

一时间,为侯静一家鸣冤叫屈的声音不绝于耳。在二审尚未进行的之前,就已经果断的做出了“冤案”的论断。

事实果真如此吗?其中奥秘需要好好掰扯一番。

我们先来看看这个所谓的名医世家,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生于1956年的侯元祥,大半生与行医毫不沾边,他在插队结束后,从1976年开始担任小学和中学老师,直到2003年才开始停薪留职学习中医。也就是说,在47岁之前,侯元祥从事的都是和中医风马牛不相及的教育行业,完全就是野路子出身。

野路子中医有一个普遍的特点,就是喜欢搞一些虚名为自己背书。

来自网络的吐槽~给青岛版“药神”喊冤,是以“中医保护”之名为“制假售假”招魂-1

2007年,侯元祥到斯里兰卡国际医科交流大学学习,并顺利的拿到了传统医学博士证书。

在这里,有必要普及一下这个博士证书的来路和含金量。

这个所谓的“斯里兰卡国际传统医科大学”,并不在教育部教育涉外监管信息名录,而且是一所侨办私人学校,学校很破很小,师资力量较差,在当地都不入流。 除了博士证书之外,还能颁发“传统医学博士学位”、“世界传统医学功勋奖”、“世界传统医学终身成就奖”、“世界传统医学金鸡纳奖”等奖项, 甚至连“诺贝尔医学贡献奖”都能给你,而且都明码标价,只要你愿意花钱,这些统统都能搞定。

来自网络的吐槽~给青岛版“药神”喊冤,是以“中医保护”之名为“制假售假”招魂-1

再来看看号称“科班出身”的侯静。

生于1983年的侯静,一直被塑造成是山东中医药大学的高材生。事实上,侯静直到2014年才在曲阜中医药学校拿了一个中医专业的职业中专学历,这一年,她已经31岁,这个学历的来路懂的都懂。拿到职专学历之后,侯静紧接着又报考了山东中医药大学的中医学专业,并在2019年拿到了成人教育的本科学历。至此,一个传说中的“科班人设”打造完成。

而在这个“就读”过程中,侯静2018年1月16日在黄岛区灵山卫街道开了一家综合门诊部,侯静开始坐诊。

来自网络的吐槽~给青岛版“药神”喊冤,是以“中医保护”之名为“制假售假”招魂-1
来自网络的吐槽~给青岛版“药神”喊冤,是以“中医保护”之名为“制假售假”招魂-1

实际上,侯家人真正科班出身的从医者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一审被判处3年,并处罚金50万元的付松杰,也是侯静的前夫,他此前是一名普外科的主治医师,后来和侯静离婚。

侯家人把患者写的陈情书贴到了网上,却回避了长达53页判决书中,对她们制假售假行为的指证。只捡利己的一面说,却对受害者的声音视而不见,浑水也不能这么搅。何况,这些站出来证明的,到底是真患者还是假托儿,还得打个问号。

侯家人是懂网络的,因为她们的”成名“皆受益于网络,她们从一开始,就通过网络投放侯元祥的虚假个人介绍,在潍坊、淄博、黄岛等地兜售。直到现在,关于侯元祥的信息,依然随处可见。

另外,有自称是侯静的网友,以侯静的口吻发贴称。自己被无故判为假药,是毫无依据的,她还拿马鞍山“药神”秦才东一案来做对比,认为自己和秦才东行为无异,判决结果却大相径廷。秦才东可以判三缓四,只处罚金5万元,为什么自己一家被罚了近3000万元,还领到了十几年的刑期。

同时,她还指出秦才东的”非科班“,说秦才东只是一个学化学的。

实际上,侯静她们和秦才东,还真没有可比性。

来自网络的吐槽~给青岛版“药神”喊冤,是以“中医保护”之名为“制假售假”招魂-1

秦才东和侯家一样,从医都是半路出家,但和草莽出身的野路子相比,秦才东好歹也是材料学领域的佼佼者,人家是北京科大的高材生,早在1984年就以选拔考试第一名的成绩被国家公派留学,后来又被国家留基委公派至英国牛津大学攻读材料学方向博士。他此后制造的”组合物“药物,本身也是一场化学在药物应用上的尝试。

把自己硬往秦才东身上扯,无非是给自己的行为寻找借口,藉此得到轻判。

是否有罪,靠打悲情牌没用,要讲证据。

根据药品管理的明文规定,侯静母女制售的药物,既无制剂备案、药品生产许可证、医疗机构制剂许可证,更没有国家药品标准等,属于药品管理法中的以非药品冒充药品,如果我们容忍这种行为的存在,其结果必将是灾难性的。

对于侯静一案,很多人说,只看证书不看疗效,是对中医的不公。这种观点是不对的,证件和批文是一种行业准入,也是一种质量安全的兜底标准,对于特殊行业的药物来讲更是如此,首先要保证对人无害,然后才是治病救人。

不排除侯家救了一些患者,但同样也会延误或害了一些患者,就像判决书中那些举证的受害者,如果行医者都像侯家一样,没有批文就制售,万一哪天出了问题,这个责任谁能负得起?

请登录后发表评论

    没有回复内容

万事屋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