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中医是有效的,为什么中医粉还要去看西医? - 万事屋 - 生活银魂 - 大众生活 - 万事屋

如果中医是有效的,为什么中医粉还要去看西医?

说一件历史事件你就明白了

19世纪80年代,美国基督教监理会书记蓝华德(Walter R. Lambuth)在中国苏州创办了博习医院(Soochow Hospital),这是苏州最早的一家西医院

如果中医是有效的,为什么中医粉还要去看西医?-1

Walter R. Lambuth

熟悉中医历史的人都知道,明清时期苏杭地区中医大家云集,思想没那么封闭,所以有很多中医都会到蓝华德的医院里来交流,甚至专程来看病

某天一名中医来找蓝华德,希望蓝华德摘除自己脖子上一颗已经长到圆白菜大小的肿瘤

如果中医是有效的,为什么中医粉还要去看西医?-1

脖子上长肿瘤的晚清妇女,当时中医对此无能为力

这名中医特地询问了蓝华德,你这里动手术是否有止痛的药物?并主动提出他来之前有一名中医同行给了他麻醉药,如果蓝华德需要可以用此药为自己麻醉手术

蓝华德表示不用,然后用乙醚对这名中医进行麻醉,并成功切除了他脖子上的肿瘤

术后这名中医主动向蓝华德介绍起了自己带的麻醉药,“那是一种“用蟾蜍眼睛”制成的琥珀色胶状物,用水和某种树根上的白色分泌物进行调和而成”

蓝华德亲自尝试了这款“中医麻醉药”,他将自己的食指放入液体中,几分钟后手指就麻木了,扎针也没有感觉

蓝华德分析这可能是蟾蜍捕食蚊虫时分泌的一种麻药成分

让蓝华德没想到是,中国的中医可以因此得到启发,找到一种确实有麻醉效果的药物

但蓝华德认为,这种蟾蜍麻醉药无论是有效性、安全性方面都远不如西医的乙醚。而且此时古柯碱已经发明,这在当时是一种效果比乙醚还好的麻醉剂(可谁也没想到之后它的成瘾性会那么大)

所以虽然蓝华德认为中医的麻醉剂有一定效果,但依然不推荐在临床上使用

如果中医是有效的,为什么中医粉还要去看西医?-1

身穿唐装的蓝华德

蓝华德的这次经历很能说明问题

是否有疗效并非是医生是否决定使用中医药的主要依据,因为中医的敌人从来都不是疾病,而是越来越发达的现代医学

如果不能在有效性、安全性、可靠性、一致性、经济性方面超过西医,即便你中医有效,临床上也不会用

所以无论是中医还是中医粉,他们生病后在选择医疗手段的时候需要做的不是判断谁有效,而是谁“更有效”

不过也有一些反例

19世纪70年代南美浸信会传教士纪好弼 (Rev. Rosewell Hobart Graves)在中国行医多年,他曾经在自传中批评过中国人笃信的“五行说”和“药性说”,他说:

“中国人对这套理论极为自信,以致于他们拒绝任何与该理论不相符合的治疗。比如,我曾给一位病人开了些硫磺作为通便剂,结果病人拒绝服用。他说‘硫磺性属火,是制造火药的原料之一,我已经上火了,服用硫磺将增加我体内的热并加重我的病情’”

其实精制的硫磺早在宋代就就有“通利大肠”之用,这与西医将其用作“轻泻药”是相通的

显然这位患者并不真正了解中医的理论和实践,只是根据自己对五行“相生相克”的粗浅理解对纪好强说出上面这番话来

所以有时候有效性并非是中医粉选择医疗手段的前提,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提倡“废医验药”的愿意原因

无论是盲目笃信还是错误的认知,它都需要通过临床来鉴别真假,所谓“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既然你认为有效,那还怕什么验药?

如果中医是有效的,为什么中医粉还要去看西医?-1


回到题主的问题

中医今天面临的最大生存问题不是是否有效的问题,而是有了一个叫“西医”的竞争对手

临床上是二选一的问题,要么是西医,要么是中医,谁有效性好、可靠性高、价格便宜还安全,那就用谁

没人会用自己的“生命健康”来成就中医的“博大精深”

也别提什么中西医结合,从晚清到今天搞了一百多年,迄今为止没有能拿得出手的成果

民国的汇通派失败了、解放后的“西药中药化”失败了、中药注射液也因副作用问题而几乎退出临床

如果你还不明白这个道理,那就去看看算盘

今天我们为什么用计算器而弃用算盘?

算力比不过计算器嘛,这与算盘能不能计算无关

所以我很支持中医去攻关什么慢性病、恶性肿瘤或者罕见病

搞定西医搞不定的东西,中医才有存在的价值

如果中医是有效的,为什么中医粉还要去看西医?-1

    请登录后查看回复内容

万事屋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