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应该将“反中医”和“诋毁”中医的人提起公诉受审? - 万事屋 - 生活银魂 - 大众生活 - 万事屋

是否应该将“反中医”和“诋毁”中医的人提起公诉受审?

诋毁中医药入刑这事早就有人干过,可结果却让中医的形象在公众面前进一步恶化

早在2020年,北京市就出台地方性法规《北京市中医药条例》征求意见稿,其中就提议将“诋毁中医药入刑”写入条例

是否应该将“反中医”和“诋毁”中医的人提起公诉受审?-1

此文一出,中医界“喜大普奔”,仿佛只要将那些质疑中医反对中医的人丢去踩缝纫机,中医就可以崛起复兴避免衰败了一样

是否应该将“反中医”和“诋毁”中医的人提起公诉受审?-1

是否应该将“反中医”和“诋毁”中医的人提起公诉受审?-1

是否应该将“反中医”和“诋毁”中医的人提起公诉受审?-1

但没想到的是,此事一出最先站出来反对的不是“中医黑”,而是法律界人士

律师们纷纷站出来开始给北京卫健委“普法”

是否应该将“反中医”和“诋毁”中医的人提起公诉受审?-1

是否应该将“反中医”和“诋毁”中医的人提起公诉受审?-1

第二波站出来说话的人也并非反对该条例,而是吃瓜群众拿中医玩起了“梗”,无辜的中医沦为热搜的“流量密码”,大家都都想通过“恶心”一把中医来博取流量和找存在感

是否应该将“反中医”和“诋毁”中医的人提起公诉受审?-1

是否应该将“反中医”和“诋毁”中医的人提起公诉受审?-1

是否应该将“反中医”和“诋毁”中医的人提起公诉受审?-1

是否应该将“反中医”和“诋毁”中医的人提起公诉受审?-1

而真正质疑中医、反对中医的“中医黑”反而成不了这场“闹剧”的主角,他们的声音被淹没在专业律师的“普法”和吃瓜群众的“玩梗”中,显得不那么瞩目

是否应该将“反中医”和“诋毁”中医的人提起公诉受审?-1

是否应该将“反中医”和“诋毁”中医的人提起公诉受审?-1

帝都卫健哪见过这场面,谁能想到一个小小的“诋毁中医药入刑”的条例还仅仅是征求意见,就引发了舆论山呼海啸般的反对和嘲讽,不得已赶紧入场解释

不过解释的技巧堪称“负面舆情公关典型失败案例”,竟然在舆论面前玩起了“文字游戏”

是否应该将“反中医”和“诋毁”中医的人提起公诉受审?-1

随后为了平息舆情,条例中有关“诋毁中医药入刑”的内容被删除

图片[14] - 是否应该将“反中医”和“诋毁”中医的人提起公诉受审? - 万事屋 - 生活银魂 - 大众生活 - 万事屋

是否应该将“反中医”和“诋毁”中医的人提起公诉受审?-1

既然说是舆论“误读”,解释误会即可,干嘛要主动删除?这等于自己打自己的脸

虽然条例最终未能实现中医界期待的“让中医黑闭嘴”的梦想,但却扎扎实实的让中医的形象在舆论面前又一次遭受重创

很多人对中医药本不持立场,但北京卫健委的这波操作让人联想起“音沿嚯醉”这个“不能触及的原则”,众人纷纷化身“中医黑”,对着中医猛喷

中医实属代人受过

但是……

唉……有些人就是属老鼠的——提爪就忘

2023年LH期间,ZX委元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教授甘华田又把“诋毁中医药入刑”这事给提出来了

甘华田认为可参照《英雄烈士保护法》和《文物保护法》重新修订《中医药法》,将“诋毁中医药”的人视为和污蔑英雄烈士和毁坏文物一样的犯罪分子,按照公益诉讼的方式追究其法律责任

是否应该将“反中医”和“诋毁”中医的人提起公诉受审?-1

果不其然,此举再度引发中医黑/粉两方的大撕B,中医莫名其妙再一次成为网络舆论吐槽的“靶子”,代这帮“明粉实黑”的中医粉“受过”

是否应该将“反中医”和“诋毁”中医的人提起公诉受审?-1

什么叫一粉顶十黑?

是否应该将“反中医”和“诋毁”中医的人提起公诉受审?-1

    请登录后查看回复内容

万事屋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