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薙京的绯闻女友,八神庵的梦中情人,拳皇藤堂香澄 - 万事屋 - 游戏厅银魂 - 万事屋

草薙京的绯闻女友,八神庵的梦中情人,拳皇藤堂香澄

草薙京的绯闻女友,八神庵的梦中情人,坂崎良的欢喜冤家,坂崎尤莉的死党闺蜜,本期云游姬要介绍的,正是从《龙虎之拳》外传就已登场的藤堂香澄。

草薙京的绯闻女友,八神庵的梦中情人,拳皇藤堂香澄-1

藤堂香澄,日本古武术大师藤堂龙白的女儿,出生日本,平日里喜欢看电影,从父亲那里学到了不少合气道功夫,讨厌的事物是妈妈教的那些东西,包括日本舞蹈、插画、日本茶道。

和许多十几岁少女一样,藤堂香澄原本有着非常美满安稳的家庭生活,但是《龙虎之拳》里,父亲藤堂龙白败给坂崎良之后,为了洗刷耻辱,而选择了独自外出修行。

藤堂香澄对此非常难过,他认为都是因为坂崎良,父亲才会离家出走,只要她能击败坂崎良,击败极限流空手道,恢复父亲名誉,那么家人就能再次团聚。

草薙京的绯闻女友,八神庵的梦中情人,拳皇藤堂香澄-1

于是,在《龙虎之拳3》里,藤堂香澄决定与坂崎良和其他人战斗,为父报仇。但在故事的结尾,藤堂香澄还是遵从母亲的意愿,回到了日本。

到了《拳皇96》,藤堂香澄受邀与不知火舞、King组成了女子格斗家队,参加了拳皇大赛,而在大赛结束后,藤堂香澄再次回到了寻找父亲的旅途。

草薙京的绯闻女友,八神庵的梦中情人,拳皇藤堂香澄-1

《拳皇99》,藤堂香澄与女服务员香绯发生了冲突,金与玛丽出手阻止了二人,四人组成新的女子格斗家队参加拳皇大赛。

草薙京的绯闻女友,八神庵的梦中情人,拳皇藤堂香澄-1

《拳皇2000》,坂崎尤莉与不知火舞邀请藤堂香澄入队,加上新来的四条雏子,四人组建新的女子格斗家队参赛。

草薙京的绯闻女友,八神庵的梦中情人,拳皇藤堂香澄-1

至于为什么坂崎尤莉作为极限流空手道的传人之一,能与藤堂香澄成为朋友,除了性格方面的原因,也与坂崎尤莉的极限流空手道不正宗有一定的关系。

草薙京的绯闻女友,八神庵的梦中情人,拳皇藤堂香澄-1

藤堂香澄反复参加拳皇大赛,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击败坂崎良,而《拳皇11》是她最有希望的一届。当时坂崎琢磨正在住院,无法训练即将参赛的学生,几位极限流格斗家的状态也比较低迷,于是藤堂香澄与同样憎恨坂崎良、憎恨极限流空手道的如月影二、马琳组成了反极限流队。

草薙京的绯闻女友,八神庵的梦中情人,拳皇藤堂香澄-1

遗憾的是,在游戏结局动画里,正当三人准备发起偷袭时,因为约会被打扰的金直接掀了桌子,正好击中了藤堂香澄等人,三人直接被打翻在地,偷袭失败。

草薙京的绯闻女友,八神庵的梦中情人,拳皇藤堂香澄-1

此后藤堂香澄就没有再参加拳皇大赛,不过她与不知火舞等人依然保持着不错的关系,私下经常联系,在《拳皇13》、《拳皇14》的结局动画里也有登场。

草薙京的绯闻女友,八神庵的梦中情人,拳皇藤堂香澄-1

对了,关于藤堂香澄的父亲藤堂龙白,其实他并没有消失,而是一直陪伴在藤堂香澄的身边,隐藏起来默默关注藤堂香澄的成长,玩家如果稍加留心,就能在许多地图的背景里看到藤堂龙白的身影。

草薙京的绯闻女友,八神庵的梦中情人,拳皇藤堂香澄-1

因为年龄小、家教严,除了面对极限流空手道,藤堂香澄整体来看就像是一个普通的习武的小女生,个人经历与打扮,相比不知火舞、坂崎尤莉等角色,实在是略显“平淡”。

草薙京的绯闻女友,八神庵的梦中情人,拳皇藤堂香澄-1

对于中国网友来说,藤堂香澄最知名的,可能还是她与草薙京、八神庵的三角恋。

草薙京的绯闻女友,八神庵的梦中情人,拳皇藤堂香澄-1

没错,虽然官方作品里并没有这个设定,但在港漫里这可是重头戏,草薙京与八神庵的矛盾,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藤堂香澄。

草薙京的绯闻女友,八神庵的梦中情人,拳皇藤堂香澄-1

藤堂香澄是草薙京的女朋友,但是八神庵也喜欢藤堂香澄,于是便想尽办法横刀夺爱,试图把头上的红毛变成黄毛。

草薙京的绯闻女友,八神庵的梦中情人,拳皇藤堂香澄-1

不过,对于港漫来说,三角恋、NTR是必不可少的元素,而八神庵在港漫里,甚至喜欢、追求过草薙真正的女朋友奇稻田姬,麦卓、薇丝与他也有一腿,还上了本垒。

草薙京的绯闻女友,八神庵的梦中情人,拳皇藤堂香澄-1

所以,关于这个只能说当个乐子看就行了,OOC的东西不必当真。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电子游戏里的虚拟人物,藤堂香澄算是比较少见的强调个人语言属性的角色。

草薙京的绯闻女友,八神庵的梦中情人,拳皇藤堂香澄-1

藤堂香澄是日本人,因此她不太会说英文,前往美国南镇挑战各路高手时,都需要拿出词典进行沟通。

草薙京的绯闻女友,八神庵的梦中情人,拳皇藤堂香澄-1

事实上,《拳皇》里的角色来自世界各地,但是在交流时却不存在任何语言障碍,像藤堂香澄这样在战斗前学英语的就更少蝎子粑粑独一份,这也算是她身上少有的比较鲜明的特点吧。

    请登录后查看回复内容

万事屋新帖